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读《红楼梦》还是读《石头记》?读前者研究后者

[2018/5/4]
是读《红楼梦》还是读《石头记》?

张昊苏

网络上时常流行“死活读不下去”的名著排行榜,《红楼梦》往往高居榜首。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很多,其中之一或许在于,学界对《红楼梦》汗牛充栋的研究,过度依赖于某些材料而加以曲折考索,而在文学一面却有所缺失。

一个显例便是:许多稍微了解红学研究的爱好者,乃至不少红学家,其阅读取向是“读《石头记》不读《红楼梦》”。具体来说,是只读八十回没有结局的残本,而不读一百二十回的全本。尽管后四十回存在若干不如人意之处,但作为一部小说,如果没有结局,当然会影响观感。在“新红学”兴起以前,《红楼梦》长期以一百二十回的面貌流传于世,并赢得了大量读者,足见“足本”在阅读上的价值实为最高。据说,红学大师俞平伯临终前曾写下这样的话:

胡适、俞平伯是腰斩红楼梦的,有罪。程伟元、高鹗是保全红楼梦的,有功。大是大非。
艺术中国[http://www.artx.cn]
这晚年议论也许不免过激之处,但勇于直视自己的学术局限,正确认识一百二十回本《红楼梦》的价值,这种治学勇气和批判精神值得敬重。“阅读《红楼梦》,研究《石头记》”,应该是较为平正的态度。



胡适建立的“新红学”学术范式,以《红楼梦》为曹雪芹的自叙传,通过大量新史料推动《红楼梦》的解读与研究,其学术贡献不可谓不巨。以一部白话小说而称之为“学”,并由此推动了文史学界的范式转换,更可谓稀有。这一方面是胡适本人学术功力使然,另一方面则很大程度得力于连续出现的《红楼梦》抄本文物。这十余种抄本多标有“脂砚斋”的评语或署名,且自称与作者曹雪芹关系密切,故被统称为“脂批本”。今见脂批多为残本,回数以八十回为限,内容则多涉及小说创作过程、史事原型、真正结局等问题,因此被红学家认为是《红楼梦》研究的权威文献——也正是由于脂砚斋的声明和暗示,所以有学者乃提倡读八十回的《石头记》:这是经过脂砚斋认证的曹雪芹原作。

然而,脂批本尽管种类众多,材料丰富(批语约八千条,异文更不计其数),但却没有说明一个重要的问题:脂砚斋到底是什么人?他(或者她)与曹雪芹是什么关系?红学家争论甚久,有说是曹雪芹叔父的(根据是裕瑞《枣窗闲笔》)、有说是其兄辈的(胡适等。对于具体是哪位兄长,则更有进一步的分歧)、有说是曹雪芹本人化名的(俞平伯等)。更“离奇”的,则是周汝昌认为脂砚斋乃曹雪芹续弦的妻子,即《红楼梦》中史湘云的原型,这见解多少有点令人惊诧。此外,就脂批内部而言,脂砚斋与署名批者如畸笏叟、梅溪、棠村、松斋等又是什么关系,是同一人抑或亲朋好友?这些人与曹雪芹又有何关系?凡此种种,歧见纷纭。红学家争论不下,但共识则是相信脂砚斋及相关批语在《红楼梦》研究的权威地位。
更多
纽新优品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