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造景:悖立//整合”2018当代艺术展

主办:上海澳门金沙娱乐官网学院澳门金沙娱乐官网馆        日期:2018.7.5-2018.7.14
造景:悖立//整合——2018当代艺术展导语

当代文化批评家 郭吟

面对由“景观社会”全面牵引而来的图像和影像构筑的现代符码世界,西方当代艺术应运而生,旨在应对和抵御被其替代的现实和被其操控的日常生活,使之不坠入表层化、单向度化。它以视觉及各种感觉形态联合的方式创造生产的思辩/观念活动,力图解构、破除致其平庸的同质化世界,同时又有别于传统的由语言形态主导生产的观念/思辨对于艺术的引领。它是综合的,总体的,空前革命的!既有全幅艺术革新的意义,又有社会政治内涵。是“内爆”式的、“播撒”性的全面艺术行动。但它并不一帆风顺,并非像它声称的那样取得了节节胜利,而是在相当程度上陷入了深刻的危机!

自上世纪五十年代消费社会走向全面胜利,西方先锋派的大部分革命主张,事实上不是成了空话就是成了臆想,失去了自我辩解的理由而争相宣布破产;六十年代“波普艺术”(通俗艺术)的兴起,是以宣布艺术没有意义的达达主义的突兀回归,并伴随其早年的概念艺术而为其开端。与之前迥然有别的是,这次它已不再是对一个无法容忍的世界的抗议而出现了,而是彻底地臣服于商品帝国的暴力之下!最终以工业社会的生产和生活逻辑、以及和技术革新自身需要的美学相一致的包豪斯的辉煌凯旋收场:它代表了一切以肯定和赞美当今超级丰足的消费社会及其技术乌托邦,和由此塑造的我们美好幻化的未来所日益主宰的文化力量。于是,我们“身体和精神隔离开的高墙正在被拆毁”,批判、审视的“文化”,正逐渐让位于纯描述性的人类学意义上的“文化”;内在和外在已差不多叠加一起而导致审美能力的丧失,所有被称为与艺术相关的事物都变得可疑和不确定起来。这正是当今西方艺术深陷危机的症象之表现!“人人可以成为艺术家!”博伊斯这句空前鼓舞人心的口号,究竟表明的是时代剧变产生的空前解放?还是反映艺术正朝向穷途末路、并向其无限扩大的方向在颓变?作为后来者的中国当代艺术,在大量受到西方不同时期形成的驳杂的艺术观影响的今天,应如何面对和作出自己独特的回应呢?

与世界共命运、共处全球化时代的中华民族,在全面走向现代化的同时,依靠自己强大的生命力正得以重新崛起;近代以来被断裂的文化,正在向历史纵深寻求其自身存在的根基,以便全面把握走向伟大复兴、强盛的各种契机。历史经验表明,这样的复兴和强盛,往往可以通过文化艺术的更新所产生的重大文化预言能力和巨大影响力为其开端。

这是一项艰辛而伟大的精神劳作,需要重新寻找当代艺术的基点——当代美学——在伟大艺术精神引领下,令思想观念在时代意义上作出深刻的转变,为急剧变化更新的人类经验和情感创造新的艺术形式。前者观念性的解构和重构确保精神的独立和自由,后者为艺术空间的拓展开辟广阔天地。

中国当代艺术应当了解:在西方现代先锋艺术到当代艺术兴起的过程中,明显可以发现,其审美时空观正趋向东方的特质,即从注重自然时空、特别偏重空间的自然属性,向心理时间、时空的主观化转移。尽管依循着它自身形式的嬗变和突破,但其精神内核却仿佛越来越接近东方的审美机趣。所不同的是,西方现当代艺术非理性方式常常更趋极端,视觉形式更为纯粹。这无疑受到了史无前例的现代科技,尤其是通信技术、复制技术的巨大影响所致,但也分明带来了它更趋极端的消极后果和困境。西方艺术审美特征的上述转向还仅是新近的事,即发端于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年。与西方物我对立迥然不同的物我浑融的艺术之境创造,中国艺术为此已延续了千百年!说中国是西方的先生,对此完全不必谦虚,妄自菲薄则更是可笑的。中国当代艺术理应充分利用这一与生俱来的特质,破除外来的同一性思维长期带给我们的桎梏,而赋于当代性以一种更高的内在禀赋,使所有我们传统艺术中能被利用的元素,经由当代艺术家的强大主体的自觉投射而得以彻底逆转!在摆脱长期以来对于西方迷信的同时,使中国各种艺术形态得到空前的解放!由此,中国当代艺术将完全可以趋利避害,后来居上!

随着中国现代化进程的不断推进和发展,中国人的文化身份意识无疑会日益增强,中国艺术家重新发现自己文化传统的自觉性会迅速高涨。但是,我们会不会在摆脱纯粹模仿或囫囵吞枣般地吸收西方现、当代艺术形式之时,以所谓传统文化的当代转化和联系为名,因丧失社会批判及全球化视阈下的审视能力,而使中国当代艺术中的“中国风”,沦为自闭自恋的萎靡之风,最终使得对于自身传统的批判性反思和现代意义的重建沦为一句空话,这是需要引起我们足够警惕的!

但需要强调,中国当代艺术应当充分自觉地建立起自己的认知系统,而非亦步亦趋于西方的标准。就像东西方思想始终存在悖立和整合的思考命题,并同样贯穿于各自源远流长的历史文化之中,虽然方式不同,却都是对人类生命主体的深切追问。尤其在今天,这样的追问可以相互激荡,相互启迪。正因此,坚定不移地致力于民族文化形式的创造,自觉展现国际的新视野,才能为建立二十一世纪人类社会迫切需要的新文化观和新艺术观作出不可替代的贡献!
博聚网